夏普的戴式改革(1)富二代也要勤儉持家

Carrier Tape

「比原計劃提前實現盈利是具有挑戰性的目標,而且不找任何藉口」,夏普發佈了2016年4~9月財報的11月1日下午,夏普社長戴正吳(65歲)向全體員工發出了公開信。戴正吳表示要讓夏普在2016年10月~2017年3月間實現36億日元的最終盈利。2016年8月就任社長後,他一直以每天言出必行為口號,背水一戰。

戴正吳回答記者提問(11月1日,東京丸之內)

連台灣鴻海精密工業的掌門人郭台銘(66歲)都留出了一定寬限,表示要在兩年內實現最終盈利。但作為社長,戴正吳表示「必須」要在最初的半個財年裏實現最終盈利。他對員工稱,如果約定的扭虧為盈最終失敗,夏普將被貼上無法信賴的標籤,那麼企業就沒有未來。他要求全體夏普員工都要做好心理準備。

夏普因液晶業務失敗,陷入經營危機已經有5年時間。2016年8月接受了鴻海3888億日元的出資,鴻海二把手戴正吳出任了夏普社長。他長期負責與日本企業之間的業務並且精通日語,是個日本通,在鴻海內部被稱為「日本先生」。此外,一天工作17小時的工作狂態度也令周圍人震驚。

8月21日,戴正吳正式開始主持夏普工作時是個星期日。當天他就在位於堺市的夏普總部召開會議,有大約100名高管參加。他公開了自己親自製作的約40頁的經營方針,並表示以後要準備到100頁。經營方針中羅列了關於人事和採購等的詳細改革方案。該方案經多次修訂,現在已經超過了50頁。戴正吳稱之為「聖書」,激勵員工逐步完成計劃,親自帶頭推進改革。

夏普高層表示:「戴正吳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跟之前的管理層完全不同。員工的意識也逐漸發生了變化」。原來以億日元為單位的金額才需要社長審批,現在這一金額變成了300萬日元。戴正吳對龐大的審批項目全部仔細審查,甚至曾因為某個商品做廣告沒有意義而駁回審批。

戴正吳在鴻海收購夏普前曾批判夏普給人的感覺就像個富二代。就任社長後,他帶頭推進了勤儉節約。在大阪時不住酒店,而是住在夏普原總部(大阪市阿倍野區)附近的老舊員工宿舍裏。他認為從大阪到東京坐新幹線往返要3萬日元左右,過於浪費。制定了從台灣直接去東京的出差日程。他曾對周圍人表示,自己一個人一年也許能節省1億日元左右。

夏普經營重建的課題堆積如山。在11月1日召開的財報發佈會上,作為對自身的挑戰,戴正吳提出要調整不平等合約。為了削減短期成本和確保資金,夏普曾簽訂了很多對自身不利的合約。在零部件的長期採購合約上,也被要求如果違約需支付鉅額違約金,要進行調整並非易事。

戴正吳十分關注夏普向中國海信集團出售北美電視機業務並轉讓了品牌。他曾向海信集團管理層提出進行直接談判,回購夏普品牌,但遭到拒絕。不過戴正吳並未放棄,表示還可以動用鴻海的力量,雙方仍有協調的餘地。此外他還對夏普原社長高橋興三(62歲)等前管理層和主要合作銀行出售大阪總部大樓的決定提出批評。大阪總部大樓被稱為夏普的「中興之地」,戴正吳親自承擔起經營重建的責任,認為必須解決這些問題。

此外,戴正吳還經常視察生産一線。他大學畢業後,進入台灣大型電機企業大同集團,曾被派駐日本工作。還于1970年代在新潟縣佐渡島的日本企業半導體生産線上學習生産管理。隨後在1986年進入鴻海,由於成功與索尼等簽訂了大型訂單而成為郭台銘的左膀右臂。他在日本學習到的現場管理能力也受到好評。戴正吳將自身擅長的成本改革帶入夏普。

戴正吳稱,以前的夏普充滿謊言,即使制定了計劃基本上也沒有實施,並表示要改變這種風氣。不過,他過分注重言出必行,原定在2016年秋季公佈的中期經營計劃被推遲。其原因是,戴正吳認為中長期的業績目標也必須達成。但不少員工失望地表示,「看不到成長目標,社長心裏真的有數」?

處於夏普經營核心的一位高管表示,「戴正吳擅長削減細微成本等進行合理化改革。但卻沒有描繪出讓員工抱有希望的藍圖」。這或許是因為夏普的散漫造成的浪費太多。戴正吳不得不艱苦戰鬥,其背後隱藏的或許是正是這個原因。

鴻海收購夏普已經過去3個月時間。戴正吳式改革會把夏普的重建之路引向何方。

恩柏仕

參考資料

https://zh.cn.nikkei.com/industry/itelectric-appliance/22266-2016-12-27-16-24-10.html

http://industryhy.com.tw/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